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yhao505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忆那回放牛  

2014-02-11 12:59:58|  分类: 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在我的记忆中,我曾放过一牛。我怎么会去放牛的呢?想想我从来都没去过畜牧排啊。在一次知青聚会中,我问过祁小阳,我说,我记得我好像曾经放过牛,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我怎么会去放牛的呢?祁小阳好像记得很清楚,肯定地说,你当然放过牛!我们一起在蚕场……哦,我想起来了,我是有一段时间和他们在一起,也许是那时的工作需要,我去放了一回牛。而且中间还出了点事,我一直没说,却把这件事记在了纸条上。出了什么事呢?其实说说也无妨,何况现在已经事过境迁了,只是那时我是羞于启口。

    放牛,最要紧的是什么?是牛必须要吃饱喝足。可怎么才算是吃饱喝足了呢?平时看牛,只要有草,牛始终在低头吃,从来没有吃饱了不吃了的表示。我问了小阳还有其他人,他们跟我说看牛的肚子,好像是左边是草右边是水,还是右边是草左边是水我记不得了,反正,那时得到的宝贵提示,我放牛就看牛的肚子了,只要看着肚子两边都鼓起来了,我知道应该是吃饱喝足了

一天,应该是912(全靠那张纸条,上面有日子)。天气很好,太阳逐渐升高,我挥动着鞭杆,赶着牛群去放牛。9月的北大荒已是一片秋黄,草场上星星点点地还剩余着一些野花点缀着渐渐泛黄的青草,肥美的成片的绿色已经很难看到,牛群也在草场上走得飞快,一边走,一边吃。我非一路小跑难以跟上牛群,迎面传来一阵阵恶心的牛屎味。苍蝇、瞎牤、蚊子、小咬跟着牛群飞舞,也在我的头顶划圈。我前后奔跑着,不断地奔波,尽量地把牛拢在一起,一块儿前进。也不知走了多少路,越过了多少沟,累得我满头大汗,好不容易有一片小小的绿地,牛群也放慢了脚步,渐渐地聚在一起,悠闲地吃着草。我环顾四周,大地静悄悄,蓝天白云,群山环抱。偶尔有一两声鸟鸣,再有就是讨厌的嗡嗡声。景色真是美极了,我想起了有一首歌“蓝蓝的天上白云飘,白云下面马儿跑……”,嘿嘿,我是牛儿跑。我找了块草地仰面躺下,心情极好,不由自主地“啊,啊”地叫了几声,然后从裤兜里掏出鲁迅的“准风月谈”靠着一棵小树看了起来。不知不觉也不知看了多长时间,猛一抬头,眼前什么也没有了,牛呢?我紧张地四处张望,一头牛也没发现,糟糕,牛跑丢了。小时候看到过一个故事,旧社会放牛娃给地主家放牛,不慎跑丢一头牛,回来后遭到地主好一顿毒打,打得皮开肉绽,鲜血淋漓。现在是新社会,虽然也丢了牛,不至于被打,但检讨是免不了的。而且牛是公家财产,为了找回牛,连队将动员多少人力、物力去寻牛,经济损失一定是很大的。更要命的是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,真不知会有什么后果呢!想想也心惊胆战,不由得后脊梁一阵阵发凉。都怪我光顾得看书了,牛跑丢了竟然还不知道。这牛啊,不能丢,一定要找回来。我赶紧跑到牛吃草的地方,想循一下牛的足迹,看看牛是朝哪个方向跑的,可是,草地上根本看不到足印的走向。我又跑到高坡上,学神话中孙悟空的样子,右手提着鞭子,举左手搭在眼眉前,向远方观瞧,什么都没看见,唉,心情不禁沉重了起来。北大荒虽说地域辽阔,但引龙河农场的地势高低起伏,视野却十分有限。我找了棵大概有碗口粗的大树,使劲爬了上去,还好那时年轻体轻,站在树丫上向来的相反方向瞭望。远远的,在西北方向映入眼帘的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白练,是一条小河,那里有一片绿地。在河的边上,隐隐约约有一些黑点在移动。我定了定神,再仔细一瞧,咳!是牛啊,我不禁兴奋起来,祈祷老天保佑,我赶紧溜下树来,只听“嘶”的一声,树叉上多了一块布条。我大步流星地往那个方向跑去,跑跑停停,停停看看,近了,近了,果然是牛,我的个妈呀!我仰面躺在草地上,左手握着鞭杆,右手紧紧地握着拳头,大喝一声,一个鲤鱼打挺,翻身起来,向牛群直奔而去。那些牛悠闲地吃着草,有几头看了我一眼,有的根本就理都不理我,我从它们的眼神中看出了轻蔑、嘲笑和不屑一顾。我朝它们打了几个响鞭,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它们拢在一起,赶紧数数,二、四、六、八……一头不少,我高兴极了,如释重负。看看这些牛一个个都吃得圆圆鼓鼓,我想应该都吃饱喝足了,就赶着它们往回走。我跟在牛的后面,一会儿打个响鞭,一会儿喊个口令,“啪,啪……”“喔,喔……”那恶心的牛屎味竟然不感觉恶心了,那讨厌的嗡嗡声竟然也不觉得讨厌了。

那天回来比平时晚了许多。祁小阳问我怎么那么晚,我说路远,就没再说什么。那时我觉得放牛却把牛丢了是很“摊糟势”的,所以我不说。

下面是我在纸条上的字,原诗六行,似乎没写完,我作了个别修改,又添了一行,算是个结尾:

    九一二牧牛,踏遍青山汗淋淋。不期牛滑溜,磐石悬心找牛,归来命笔:

满脸汗水似溪流,红日中天去牧牛。啪,啪!三尺鞭杆握在手。

鲜枝嫩叶何处有?残红衰绿正暮秋。靠,靠!可口难觅再前走。

东坡过尽越小沟,西林穿罢方始休。吁,吁!此处草香尽畅口。

翻开鲁迅凝双眸,神迷不觉斜日头。咦,咦!抬头才知牛滑溜。

攀高寻牛学猕猴,踪迹杳然倍添愁。唉,唉哪顾树枝留我袖?

河畔依稀小绿洲,隐约艘艘荡轻舟。牛,牛!扬鞭疾步精神抖。

左肥右圆牛闲悠,二四六八数未丢。呵,呵合十感谢老天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